炫舞ET官网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网站地图
当前位置:主页 > 炫舞新闻 > 正文

董登新:中国证监会频繁换帅的根源与对策

发布人:姝妍 时间:2016-6-19 4:31:52
董登新:中国证监会频繁换帅的根源与对策2016-02-2208:37:54阅读  2016年2月20日上午,新华社发布信息,原农行董事长刘士余出任中国证监会党委书记、主席,现任证监会主席肖钢卸任。
  首先,感谢肖钢主席在任期间为中国股市改革做出的重大努力和贡献,同时祝贺刘主席!
  中国证监会自1992年10月设立至今,仅有23年的历史,却已诞生了8任证监会主席。除尚福林任期稍长外,其他6任主席任职期均不足3年。很显然,如此高频率的换帅,在任何国家都是十分罕见的,什么原因?这说明了什么问题?
  在中国证监会任主席,是一项风险极大的高危职业。他将以一己之力承受来自广大股民随时亏钱的谩骂和人身攻击,这不是普通人能够接受的。“政策市”绑架证监会,这是A股最重要特色。无论谁主政证监会,都可能面临被攻击、被侮辱的情况。这就是中国特有的“政策市”。
  A股“政策市”形成的根本原因:凡是市场化、法治化落后的地方,就会出现行政管制代替市场决定、行政监管代替依法治市。
  A股“政策市”形成的直接原因:A股是典型的“散户市”,为了保护中小投资者,被迫大包大揽、过度行政干预,最终导致“越俎代庖”的结果与事实:哪家公司是否有资格IPO?它是否具备投资价值,均由审批认定、担保背书,投资者与市场没有话语权。与此同时,公司何时IPO,以及IPO定价多高,并未市场化,比方,可以随时决定“暂停IPO”,关闭一级市场;规定IPO定价不准超过23倍的发行市盈率,于是,所有公司的IPO定价均为22.99倍。此外,一度不允许普通投资者参与打新,只允许持有“市值”的投资者参与新股申购,这就是计划经济时代的“凭票供应”。还有更荒唐的是:所有新股上市首日必须统一上涨44%,而且还必须在随后的N个交易日连续涨停,直至一口气将股价拉升至100元或200元之上,才肯罢手。
  在这样的股市担任证监会主席,就如同坐在“火山口上”,随时被烧烤,甚至引火烧身,曾记否?2009年6月,A股市场第一次尝试IPO市场化改革,在当时的大熊市中,我们不仅实行了IPO节奏市场化、IPO定价市场化,而且所有投资者均可参与打新、没有市值要求,新股上市首日也没有涨跌幅限制,结果,“新股不败”的神话首次被打破,“新股破发”成为常态,一级市场首次成为了收益与风险对称的市场。这是一次真正意义上的IPO市场化改革!
  很可惜,就在IPO市场化改革坚持了三年多时间之后,2012年10月中旬,当上证综指再次跌破2000点时,证监会突然下令“暂停IPO”,这意味着2009年6月开始的这一场IPO市场化改革被迫中止,于是,我们重新回到了2009年改革前的老路上,并且进一步强化了政府对市场的行政管制。很显然,这是市场化改革的一次倒退,但有人辩称为“纠错”,这充分显示了“政策市”的顽固与强势,它无法容忍“市场化”改革带来的股市波动,因为只要股市暴跌,股民就威胁政府“暂停IPO”,正是因为监管层无法承受来自市场投资者的巨大舆论压力,只得被迫关闭一级市场。
  直到2014年初再次重启IPO,证监会被迫放弃了IPO市场化做法,而是“变本加厉”地强化了IPO行政管制。首先,恢复IPO节奏管制,按计划审批放行;其次,恢复对IPO定价的窗口指导,发行市盈率不得超过23倍;再次,恢复市值配售新股的老做法,非市值持有者不得打新;最后,恢复新股上市首日涨幅限制,并限定为44%。这是改革的妥协与倒退,但实属无奈与被迫。
  很显然,“政策市”是A股市场最大的顽疾。它不仅绑架了证监会和证监会主席,而且还形成了股民与证监会的人身依附关系。什么叫“政策市”?当他国证监会独立专心市场监管、严打证券犯罪时,我们的证监会却要全力以赴、两眼死盯股市涨跌,随时准备应股民诉求扑火救市。这样,我们的证监会就无法独立专注于市场监管、严打证券犯罪,也无法保持改革的连贯性和完整性。这样的政策市直接导致了高频率换帅,一任主席在位两三年,基本上熟悉市场并形成了完整的改革思路,结果他又要走人,新换的主席必须再花两三年了解市场现状,再拿出自己的改革方案,同样的结果,两三年后他又要走人、新人上岗。如此循环往复而已。
  痛定思痛,我们必须坚决打破“政策市”的禁锢与束缚。市场化、法治化改革是打破政策市的利器。没有市场化改革,市场决定作用就无法发挥出来,政府管制必然取而代之;同样,没有法治化改革,人治代替法治,行政监管代替依法治市,这样的格局就无法改变。因此,除了市场化、法治化改革,中国股市没有第二条路可走。
  从郭树清到肖钢,证监会一直强调改革的主线是市场化、法治化、国际化。市场化与法治化是国际化改革的基础和前提,国际化改革是市场化与法治化的必然结果。三化必须配套改革、协同推进,三者应该统一兼顾、不可偏废。
  刘主席上任后,仍将会沿着“三化”改革的道路坚定不移地走下去,但关键是需要勇气和智慧来攻坚克难,排除改革阻力、加速推进改革进程,这就需要领导者们勇于承担改革的风险与成本代价,将个人荣辱置之度外。
  目前,市场化改革的最关键一步,就是要落地实施IPO注册制,还原市场基本属性,让市场主体各自归位、各负其责,这一改革需要克服市场阻力与压力;而法治化改革的最关键一步,则是证券法的修订,对证券犯罪如何定罪量刑,是否需要让犯罪分子倾家荡产、牢底坐穿,是否需要引入集体诉讼机制,这一切如何把握好一个度,都是争议很大的难题。此外,我国资本市场国际化改革正在同步推进中,qfii与QDII扩容,沪港通扩容与深港通、沪伦通试点,以及国际板推出,都是未来国际化改革不可回避的问题。
  我们期待刘主席有更大的改革决心、信心和勇气,能有更好的改革思路和施政理念,并能有更长的任期,预祝中国股市的明天会更美好!
分享到
本文章由 博彩网站 的作者提供

推荐阅读

不遗余力培养贫困学生
角逐大资管:银行业转型抢机遇
一场对接会给我省企业带来技术、市场、客户和国际服务
乌鲁木齐市一老太迷路好心人送回家
金控发换股债最多筹24亿
朱立红:轮椅姐和她的爱心驿站
美国最落后的地方也甩别人几十条街
精密轧管现货》红河州近期低压合金管厂家报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