炫舞ET官网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网站地图
当前位置:主页 > 炫舞新闻 > 正文

常彦波神仙传12、相遇美魔

发布人:赛玉 时间:2016-6-10 17:06:19
常彦波神仙传12、相遇美魔
【常仙传】【老常神祠】寰宇时间是动力,天道当从时间起。时间停顿为死气,此乃宇宙真道理。
加魔感到非常失望,他用惊奇的眼神看着我。
我问:“还打不?”
他说:“不打了。”
我说:“现在可不可以告诉我宇宙蛋的下落?”
他说:“完全可以。不过我并不知道宇宙蛋的下落。”
我说:“如果是你,你会怀疑谁会干这种事情来?”
他说:“我会怀疑独魔。”
我问:“独魔是谁?为什么怀疑他?”
他说:“魔反对任何生命的存在,这是大前提。不过时间来了,要想维持没有生命的世界已经不太可能了,所以多数魔都是顺应时代而变,控制生命,再消灭生命。而独魔不是,他态度坚定,他要消灭时间,从源头上消灭了时间,也就没有了生命。宇宙蛋是生命的摇篮,而且是时间的后代,所以最想得到宇宙蛋的应该是他。”
我问:“独魔在哪?”
他说:“独魔居无定所,谁也不清楚在哪。我和魔王欧美西方争夺冰魔世界的时候曾经见到过独魔一次,后来就不知道去向了。”
我问:“当时独魔也要和你们争夺冰魔世界吗?”
他说:“不是。独魔笑我们都已失去了魔性,真正的魔是是死,不是生。他说我们这样与生命时间共存,是对魔的世界的破坏,一旦时机成熟,就将我们一个不留。”
我说:“他的口气不小,那魔王欧美西方怎么反应?”
他说:“欧美西方当然不会听独魔的废话了,于是就要和独魔动武。不过独魔并没有和他动武,而且一声狂笑就消失了。”
我说:“独魔为什么不去迎战?”
他说:“独魔要斗的是时间,只要把时间消灭,欧美西方等也就不存在了,所以他根本不去理睬我们说什么,甚至骂他,他也不会理睬,他是想从根子上把我们全部消灭。”
我说:“这么说独魔也是你们的敌人了?”
他说:“的确是。”
我说:“那你们和欧美西方就没想过要去消灭他?”
他说:“我们都想过,而且也尝试过,不过我们都不是他的对手。凭他的功力想杀我们易如反掌。”
离开七号魔窟,我的心情很沉重。问题太复杂了,理不出一点头绪。
这时我忽然感到有两股神秘的力量在拼力,我估计是魔和时间在拼力。那个魔我们看不到,时间我们也看不到,但却看到了他们神奇的力量,忽而魔将时间逼得步步后退,忽而时间在前进,逼得魔步步后退。我们虽然看不到他们的战斗,但从瑞士表完全看得出来,一会往前走,一会往后退。
且不说时间和魔在战斗,却说我们几个眼睛睁得很大盯着瑞士表。起名社社长告诉我们说:“时间加上空间也就是宇宙了,宇宙就是时空。宇是空间,宙是时间。如果说宇宙怎么形成的,就是这么形成的。空间是事先存在的,时间是后来的。时空初始,时间也是停顿的,那时是零点零刻零分零秒。”
我问:“那时候是不是因为魔的控制?”
他说:“完全是这样。魔控制了整个空间,或者说控制了整个宇,黑暗,阴冷,毫无一点生机,死气沉沉。只有当时间来了才有所改变。”
爆炸科学家说:“不过我现在还是觉得冷,冰川也并未融化,我并未觉得有什么改变。”
起名社社长说:“凡事都有个过程,魔的力量非常强大,不是说时间一来了,魔气就完全退去,我们现在需要帮助时间来战胜魔。”
膨胀科学家说:“你说的实在可笑,就凭我们几个区区凡人能战胜魔?实在是天方夜谭。”
我这个人脾气很大,我一听这话,一抬脚,便把他踹出几万公里,然后骂道:“人定胜天的道理不懂吗?世上什么事情可以难倒人?”
剩下几个见我发了脾气,就说:“我们配合你,你说该怎么办吧!不过现在我们看不到魔,怎么能帮助时间完成除魔安良的壮举?”
这时我顺兜里掏出几个豌豆钉在他们的额头上,顿时天眼大开,一下子时间和魔都看到了。只见时间像一速光,魔像一阵风,此时他们正在激战。忽而时间像潮水翻滚,逼得魔节节败退。忽而魔像翻动的乌云,将时间逼得步步后退。时间倒像一个顶天立地的汉子,魔就像一个军队。他身上似乎有无数个头,无数个人,而时间仅仅是一位,就像一个侠士去挑斗一帮贼盗。
魔发出阵阵咆哮:“我是这个时代的主宰,时间,你不要白费力气了!”
时间显得不卑不亢:“世界已经沉寂得太久了,你这种死气沉沉的局面已经不复存在了,一个光明的世界就在眼前,你收手吧,无论谁也阻挡不住历史的车轮。”
魔吼道:“我佩服你的勇气,不过世界就是死亡的世界,跟我斗,你是自不量力!”魔说着又把时间逼退几百万里。
时间现在斗得很吃力。魔的力量实在是太强大了。纵是时间使出浑身解数,也是无法速战速成。而我们几个人却很着急,起码来说如果回家晚了,可能家里人就要老了,这是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。我的前妻就是这样,一次我贪玩,去和玉皇大帝摔跤,等我把他摔倒了回家一看,我的前妻已经九十多岁了,而我当时仅仅十九岁。
吃一堑长一智,这样的错误我不会再犯,于是我灵机一动,号召六个人将我们的瑞士手表向前拨了一秒,你猜怎么样?那位伟大的时间战士一下打退了魔的进攻,走上了强势。
那位虫洞科学家心眼比较多,见我用拨表针的办法战胜了魔,提前了时间,他着急回家,就偷偷摸摸将他的表多拨二十四个小时,结果一下子,他跑到了5000年去了。要么说人贪心没好处呢!
时间先生虽然走上了强势,一下将魔打得一落千丈,逃之夭夭。
那魔败逃,我们继续向前。
我的仆人问:“主人,你现在很不愉快,是不是因为加魔说的话呀?”
我说:“不全是,我觉得问题很复杂。宇宙蛋究竟是谁盗走的?目的是什么?独魔又在哪?他在做什么?欧美西方又在做什么?怎么一点头绪也没有?”
我的仆人说:“如果魔孤在就好了,他能给你解释清楚所有事情的来龙去脉。”
我说:“可是你说的磨孤又在哪?不还是一个疑问吗?”
我的仆人说:“是呀是呀。我实在想为主人分忧,可我实在太笨。”
我说:“现在有一个问题我搞清了。就是说原本这个宇宙就是个虚空,是个空壳子,就像一座空房子一样完全由魔控制。也可以说是独魔控制,于是就是个死的世界。这个死的世界维持了几亿亿年之久或者是更长的时间,一切都符合独魔的本意,没有生命,没有光明,一切都是死的。后来时间来了,就打破了这种格局。因为时间是活跃的东西,是向前发展的,而不是停滞的,所以就开始有了生命。但这种生命不能说是真正的生命,而是多魔出现,而这些魔本身就属于半生命的东西。这种情况的出现完全违背了独魔的初衷,所以独魔势必与时间战斗,要把时间消灭。而像欧美西方这些多魔的思路是世界唯我独尊,就是说世界可以有魔,但却不可以有魔以外的生命。独魔是世界只有我,其他的什么都不许有。欧美西方是世界只有我们,我们之外的不可以有。你想想是不是这样?”
我的仆人说:“的确是这样。比较而言,欧美西方比独魔要进步一些,他起码能容我们这些魔共同存在。”
离开加魔地带,就是意魔的势力范围,算起来是第八魔窟。转过一座冰川到了一片开阔地带,我的仆人突然失踪。我寻找了整个冰川也没有发现他的踪迹。他为什么选择离开?或者是谁突然将他掠走?第二个可能性没有,因为他不能成为魔对我的要挟。可他离开我的目的是什么呢?我又有了新的疑问。
我径奔第八魔窟而去,这时发现在我前面有两个魔玩吃魔的游戏,比谁吃的魔多。其中一个说:“你吃了一千个,我吃了一千零一个,你又输了。”
另一个说:“我虽然比你吃的少一个,可我吃的比你的大,我不算输。”
第一个魔说:“好不讲道理,咱们说好的,按个数论输赢,也没说比大小。”
第二个魔说:“可我就是按比大小算的,所以现在我赢。”
第一个说:“你真是蛮不讲理。”
第二个说:“不是我蛮不讲理,不分大小的个数是不公平的。”
第一个说:“我服你了,你提议一下,怎么才算平衡?”
第二个说:“咱们比吃一个,看谁吃得快,吃得多。”
第一个说:“好吧,就按你说的,但这次不许反悔。”
说着他们从笼子里拿出一个魔,然而喊声开始,便吃抢了起来。这个吃掉了大腿,那个吃掉了胳膊。这个吃掉了头,那个吃掉了五脏。吃完了两个又争吵了起来。
第一个魔说:“我比你多吃了三个脚趾头,是我赢。”
第二个说:“我比你多吃了三个手指头,是我赢。”
第一个说:“算了,你我比了几亿年也没个结果,不比了。”
第二个说:“不比怎么知道高低?”
第一个说:“那就再想别的办法,总会出个结果。”
他们正说着,忽然杀上了一群魔,其中一个领头的说:“你们两个怪物无缘无故就吃了我的魔,我今日定让你有来无回。”说着一个猛扑,探出双爪击向两个怪物。
只听得第一个说:“就凭你那点三脚猫的功夫还想跟我们斗,真是嫌命长了!信我话,回去将你的魔养得白白胖胖的,等我们再来!”
那个头领听了此话并不搭话,但见他双爪上下翻飞,夹带呼啸风声,以凌厉的爪式击向第一个说话的。而第一个并不动弹,就让那位头领在面前耍。结果那个头领累得呼呼带喘,一双爪就是接触不到第一个身上。
这时不知从哪又跑出了一个头领,带着魔又杀了上来。而且各持明晃晃的武器,气势汹汹。第二个魔喊了声:“死!”,我都没看清他是怎么出手的,就见那些魔都成了肉酱。
然后第二个对第一个说:“你看看我赢了,他们都成了肉酱,而你的那些都跑了。”
第一个说:“岂有此理!我留着他是让他给我们养小魔吃。你每次都把小魔们杀得干干净净,来吃我的,你就不能长点心眼!”
第二个说:“我也想把他们留下来吃,可他们不中用,我还没动手呢,他们就死了。”
两个怪物说完像一道烟似地消失了。
好厉害的怪物!比起葡魔、西魔、加魔来,其本领要高得许多。这两个怪物又是谁?他们又是哪一路的?我又有了新的疑问。
又走了一段路,意魔的魔窟出现在眼前。意魔相对于其他诸魔显得特别孤独,整个意魔地带仅有他一个魔,而没有另一个魔。他好像习惯了这种孤独,也很少与外界来往。他虽然不是雌性,但却能像雌性那样生孩子。不过他生孩子方式很特别,就是从嘴里生出来,而且生出来就是魔中高手。他正是凭借这一独特的本事位居冰魔世界八大高手之列,而且除了美魔、英魔、法魔、德魔,他可算是龙头老大。
他的魔窟就建在冰河之上,我向下望去,深不见底。我喊他出来,喊了多声也不见动静,看来他此时并不在这里。可他到哪去了呢?我知道。不过不在这里却被证实。因为他如果在就绝不会允许那两个怪物在这里放肆。魔就像动物一样,都有各自的领地,各自的领地是绝不容许谁来侵犯的,即使是路过也不行。
既然意魔不在,我也只好继续向前了,去找另一位高手德魔,到他那问问宇宙蛋的情况。
德魔的势力范围很狭窄,比起其他魔的势力范围都小。他仅仅在一座冰山之上,居高临下,放眼世界。整个山都有重兵把守,而且山道奇险。算起来这是九号魔窟。
我到了山下,很客气地让几个士兵传话,但得到的却是不礼貌的问候,一群魔将我包围其中,对我大打出手。说实在的,魔也是生命,我并不想去伤害他们,然而他们气焰十分嚣张,手段极其恶毒。他们一方面对我正面出击,一方面对我暗下杀手,有的从地里钻出来用坚冰行刺于我。他们的道德极其败坏,于是我不得不使使一些手段,令他们接受教训。
几个守卫被我撂倒,我便向冰山上走去。第二拨哨兵又把我拦住,手段还是那么歹毒,于是我又将这帮家伙教训一番。
第三拨哨兵不是魔,而是一座冰林。这座冰林不是死寂沉沉的冰林,而是能旋转的冰林。我刚刚踏上去,冰林就开始旋转起来了,转得我迷迷糊糊,昏昏沉沉。我极力想保持清醒一些,但却无法控制眩晕。尤其厉害的是冰林并不是局部旋转,而是既自转,还围绕整座山旋转,可谓大转套小转。
我的非人非马从来没有像驴一样拉过磨,也就根本没有拉磨的经验,她首先迷迷糊糊倒了下去,紧接着我也倒了下去。这种转就像东北二人转一样,有的人习惯二人转,有的人不习惯二人转。习惯的就不怕,不习惯的就受不了刺激。我和我的非人非马就受不了这个刺激,可是山上的魔兵魔将却受得了,他们轻松地上来几个,撇着嘴,幸灾乐祸,将我和我的非人非马一起擒住,然后像丢垃圾一样将我们扔进了冰窟里。
我和我的非人非马摔了个半死,半晌才喘过气来,这时我发现我和我的非人非马都被铸成了冰人,我们只有头部露在外面,剩下部分全被封在坚冰之中,冷冻了起来。
我被困在魔窟里,而且被他们塑造成一个冰人,我现在除了眼睛能动,其他地方都不能动。很长时间,德魔来了。这个德魔长的不像其他那些魔那么高大,但却身体健壮。透过他的眼神,不难看出他是个很有心机的魔。硬打硬拼不是他的强项,他能立足于冰魔世界八大高手之列靠的就是暗道机关。
他说话很文雅,彬彬有礼,一见面他说:“未来人,冰魔世界的事情不是你所能管的,你这又何必呢?我虽然困住你但随时可以放了你,去吧!哪来哪去吧,不要在这里斗勇了!”
我说道:“我只想追查宇宙蛋的下落,然而我遇见的魔多有阻止,才大开杀戒。我并不想与魔为敌,但魔与生命为敌,与未来发展为敌,所以我才出手。”
他说:“宇宙蛋下落如何,不过是冰魔世界之事,与你并不发生关系。”
我说:“我已经说了,魔与生命为敌,与未来发展为敌,这就与我有关系。世界不是死的,而是活的,需要生机勃勃。”
他说:“你的理想很好,不过你单枪匹马挑战群魔,恐怕不那么容易。我不是什么高手,但已经把你捉住,而且想杀你易如反掌。试想那么多比我高明的魔,你凭你一人之力就能一一战胜他们吗?”
我说:“你这话说的很现实。不过人人都像你这么想,遇到问题就知难而退,那么社会如何进步?妖孽如何铲除?也许我会死在这里,但还有更多的人会来到这里,降妖除魔,维护正义,维护公道。”
他说:“好不听话的未来人,那么好吧,你就在这里实现你的理想抱负吧!”德魔说着转身而去。

本文章由 万家乐娱乐 www.wjl2.com 的作者提供

推荐阅读

国米VS巴勒莫首发:四锋全攻阵双星带伤出战
角逐大资管:银行业转型抢机遇
爸爸和妈妈都要知道----生孩子有多危险?
2016年小兵张嘎电影观后感作文9篇(资讯/职场资讯)最新
150/20钢芯铝绞线批发报价,LGJ钢芯铝绞线价格
2016年4月份证券从业资格考试报名名额
台湾晶元P4.0室内LED屏2121全彩P4电子屏价格厂家
MostDownloaded